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吴国盛:我们对科学有多少误解?——人文清华讲坛吴国盛演讲实录
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11-09 19:33   来源:admin
吴国盛:我们对科学有多少误解?——人文清华讲坛吴国盛演讲实录

选择字号:  本文共阅读 1809 次 更新时间:2018-11-02 12:18:06

进入专题: 科学史   科学精神   功利主义  

● 吴国盛  

  

   2018年10月30日晚,科学史家、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名为《我们对科学有多少误解?》的主题演讲,以下为演讲实录。

  

   老师们,同学们,嘉宾们,在线观看的朋友们,大家晚上好!

  

   我来自清华“人文”学院“科学”史系,科学和人文在一般人看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文化类型,怎么会在清华以这种方式放在一起呢?其实这个制度配置里隐含着极为深刻的哲学秘密,那就是科学和人文之间本来就有极为深厚的历史性的关联。


常见的科学史常识误解

  

   今天我想讲一个很小的现象,就是中国人对科学的种种误解,这些误解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人文现象,值得我们反思。

   刚才我们在小视频里看到,在校园里许多人,或许是我们的学生,或许是游客,在很多科学史的常识方面犯了低级错误。

   第一,很多人搞不清楚布鲁诺、哥白尼、伽利略中到底谁是被罗马教廷烧死的。当然是布鲁诺。可是布鲁诺为什么被烧死?过去我们以为是传播日心说,其实布鲁诺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宗教信仰而死的。1600年他被烧死的时候,日心说是合法的学说。

   第二,哥白尼是日心说的提出者,但他并没有被烧死,他寿终正寝。他一辈子在波兰北部小镇弗龙堡的大教堂供职,死后就埋在教堂某个地方,但是他生前并不是伟人,因此很长时间我们并不知道哥白尼的墓在哪儿。2005年弗龙堡大教堂装修,在某个柱子下面挖出一具男性尸骨,初步检测是一位70岁的男性,根据颅骨复原初步判断有可能是哥白尼,拿DNA检测,哥白尼早年有根头发在书里夹着,把头发的DNA跟骨头的DNA一配,发现就是他。

   还有,谁在比萨斜塔上扔了铁球?当然是传说中的伽利略扔的,不过很长时间科学史家并不认为他扔了。伽利略想证明的是重东西、轻东西是同时下落的,可是我们知道有空气阻力,如果真的做实验,并不能没有证明这一点,重的肯定先落,因此很长一段时间科学史家认为伽利略没有做过这个实验。但是后来发现了伽利略的手稿,表明他的确做了这个实验,而且实验结果非常奇怪,他发现重的东西反而落得慢,而轻的东西落得快。这个实验报告说明他的确做过这个实验。还有科学史家做了实验,发现的确可以出现重的落得慢而轻的反而落得快的现象,原因是,两只手抓不同重量的东西,重的球抓得比较牢,所以先把轻的放下去了,重的晚一点放,导致很奇怪的结果。所以,伽利略有没有扔球?第一确实是扔了,第二,虽然扔了,但是实验结果很奇怪,并没有证明他想证明的东西。

   还有,牛顿的苹果有没有砸到他?苹果砸下来,是不是导致了万有引力定律的发现?万有引力定律早在开普勒定律出来之后就呼之欲出,当时很多人在思考这个问题,绝对不是因为牛顿他们家苹果砸了他以后他才想到这个问题的。苹果砸下来这个说法哪来的?也不是空穴来风,牛顿晚年对粉丝说早年他们家苹果砸了他一下,所以写在了他的传记里,也不知道他是老糊涂了还是讲故事开玩笑。

   总之,这些简单的问题,在中国实际有很多以讹传讹。说哥白尼或者伽利略被教会烧死,不就像说曹雪芹是《三国演义》的作者?这样的低级错误广泛流传,说明对科学的误解在中国社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,当然这些误解都是知识性的,是比较容易消除的。

  

科学是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

  

   有一些误解是稍微高级一点的。

   比如,我们一般认为科学理论是正确的理论,对吗?也不能说全错。但是科学是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,一个时期它是正确的,后面又被否证,后面的理论使前面的理论变得局部正确,而不是绝对正确。比如牛顿力学在诞生时是标准的科学理论,但是有了相对论以后,就变成局部正确的理论。再比如过去老宣传哥白尼的伟大学说——日心说,很容易把哥白尼的反面托勒密地心说丑化,很长时间人们甚至认为托勒密是一个坏人。可是,地心说是古代世界最伟大的科学理论,他把数学模型和天文观测相结合,使之相互对照、相互改进,是标准的科学理论。不能因为地心说被否认了,日心说被接受了,就说地心说不是科学理论。哥白尼时代认为宇宙是有限的所以有中心,今天我们知道宇宙没有中心,所以日心说其实也不完全正确,宇宙没有中心就无所谓地心日心了。


审美也可以引导科学发现


   科学理论是由实验数据归纳出来的吗?实际科学发展过程中很复杂,科学家面临很多变量,面临复杂的历史条件,跟数据相符合只是其一,还有其他的要求,比如逻辑融贯、比如与已经确立了权威地位的理论相一致。有些科学家认为审美也是导致科学发展非常重要的动机,甚至是更重要动机。比如狄拉克说:“使一个方程具有美感比使它去符合实验更重要。”这句话如果我来说,科学家会认为我胡说,但是狄拉克这么说就值得我们深思。海森堡也是大物理学家,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,他说:“当大自然把我们引向一个前所未有的和异常美丽的数学形式时,我们就不得不相信它们是真的。”

   所以审美在整个科学发展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
优先权是推动科学进步的重要制度安排

  

   中国社会很崇拜科学家,认为科学家是高尚的人,淡泊名利,真的是这样吗?且不论科学家跟常人一样道德水平有高有低,就是道德水平很高的科学家在关乎自己成果的优先性问题上,也是不肯让步的,为什么呢?因为优先权是保障科学发现的制度安排。比如牛顿和胡克一辈子不对付,他们俩互相不喜欢,关于万有引力的平方反比定律到底是他们谁先提出的争执不下,牛顿有句名言:“如果我比别人看得更远,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肩上”,很多人认为这句话是讽刺胡克的,因为胡克是个矮子,这句话意思就是说“我要站也要站在巨人的肩上,不会站在你的肩上,老跟我抢优先权干什么”。

0